开心美文网 - 用文字分享心情!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

开心美文网

写猫

作者:来源:开心美文网 时间:2015-11-18 阅读: 在线投稿
 八月份的天气实在是热,感觉空气都已经沸腾了,所有事物都像煮熟的山芋一样发烫。白天被无限拉长,太阳悬在干净得没有一片云彩的天空中,似乎永远都不会再向西沉没了。
我一个人坐在家门口的胡同边的椅子上吃西瓜。这张椅子是我上个星期六从城市西边的一家二手家具店里买到的。款式很普通,座位挺宽,靠背符合人体工程学向后弯曲,坐上去出乎意料的舒服,是一把好椅子,当时没怎么想就买下来了。不过因为已经被用过很长时间的原因,椅子很松,几乎微微动一下身子就它发出「吱吱」声,有三条桌腿的红漆都几乎掉光了,还有一条也差不多漆掉了一半。
我抚摸着椅子扶手上的划痕,想着它作为一把椅子一定很自豪,经过了这么多年,仍然没有退休,仍然没有被丢弃。
没有被抛弃。

前一段时间刚刚搬到这条胡同里来。那时刚来这座城市没有多久,一开始住在旅馆里,后来找到了这家正在招租的房子。房租非常便宜,一个月700左右。它的介绍是这么写的:「20平米,一居室,干净整洁,坐北朝南,安静舒适,适合生活,距离市中心商业区只有15分钟路程,一个月只要770!」最后那个感叹号写得非常大,比前面那一段文字大了好几级的字号,那语气好像我不租下来就会伤害到某些人一样,印在A4大小的白纸上,显得很霸气。 本文来自织梦
那天傍晚我跟房东电话约好的去看房子,在这座房子面前绕了半天,最后才发现就是这座房子。果然是安静舒适,适合生活,下班高峰期的人群汽车的嘈杂声被弯弯曲曲的胡同巷子吸收进墙缝,拐到这儿来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看着街道两边的灰墙和后面的小四合院,总感觉会突然冒出来一伙人在我面前唱戏。
房东来了之后我进房间看了看,20平米的一居室,什么家具都没有除了一个旧电视柜摆在房间的角落,夕阳余辉照在它一个柜角上,看起来孤独得很。我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看了好几遍,最后才确定租下来,尽管我仍然觉得这月租低得比较不正常,但是又挑不出什么毛病,只能想着也许房东这阵子缺钱花来使自己暂时踏下心来。
那部旧电视机总让我觉得很忧伤,那是这个房间里唯一一间家具电器,可惜的是我几乎都不看电视节目。

我回过神来,接着吃西瓜。巷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整个胡同里安静得好像鬼子刚洗劫完离去之后的村庄一样静悄悄的,显得很颓废。强烈的阳光把路面分割成黑白分明的两块区域,让人有一种地面要裂开了的错觉。路对面的绿色垃圾桶立在阳光下,黑色的垃圾袋看起来像灰色的,垃圾多得以至于盖子都盖不上了,几只苍蝇在垃圾盖上方飞来飞去,像几架航线出现了问题的飞机,感觉它们时刻都会互相撞上。我像是在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似的盯着垃圾桶,它每天被不同的人扔进各不相同的垃圾,一定非常的无奈。超市里的收据,废弃的优惠券,过期的食物,喝过一半的瓶装可乐,用坏的牙刷,脏旧的白色垃圾袋,使用过后的避孕套,被拆掉后再也不会被想起的手机包装盒……它一定知道好多的秘密,它知道我们所有的伪善和缺点。人们把那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和他们不再需要的物品通通扔进垃圾桶,以为可以掩盖一些东西,以为可以抹去一些记忆。从此后再也不会想起。 织梦好,好织梦
一阵失落感涌了上来,我觉得我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好像失去过什么东西,我把它捆扎打包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关上盖子,往前走,把它连同垃圾桶远远抛在了脑后。
手肘支在大腿上,我认真的啃着西瓜,认真的流汗。衣服汗湿紧贴在皮肤上,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垃圾桶上空没有了苍蝇飞舞的声音,只有我吃西瓜的声音和随着我身体的移动而松动的椅子的「吱吱」声。
连苍蝇都飞不动了,瞧这天热的。

这种天气让我想起上高中的时候。那一大片的操场和那一大块的苍白,那一个个让人身心疲惫却又乐在其中,全身乏力却又流连忘返的日子。
现在我回忆起高中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夏天的操场。那个时候因为临近高考,教室里总是漂浮着一种紧张的气氛,人人都沉默不语,埋头苦读,不用老师督促大家都很用功,拼命追赶那一个虚幻的目标,大家额前那紧锁的眉头让我觉得很难过,十六七岁的年纪不应该带有这样的面容。
只有在吃完午饭后午休的那一个小时里才能感觉到这种紧张气氛的舒缓,大家都趴在课桌上睡觉休息,有的人甚至会打起呼噜,这个时候我们才重新成为一个个天真的孩子,准备成为大人的孩子。尽管太阳已经朝向背对教室的一边,我往往还是睡不着觉,就趴在窗前看着外面楼底下的操场。教学楼的阴影刚刚开始覆盖到绿色橡胶地面的篮球场上,对面学生宿舍墙上的白瓷砖反射出刺眼的光,旁边的一小片树林,时不时随着飘过的一阵微风轻轻摇摆。刚才还喧嚣热闹不已的操场此刻没有一丝动静,一切仿佛停止,除了知了的叫喊没有一丝声响,仿佛那是世界上仅存的声音了。 织梦好,好织梦
那个时刻,就在那样的一个时刻,我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我好像是身处在时间河流中间的一块岩石一样,我看着流水匆忙往前流去,我却跟河床连在一起被订在原处,无法跟随。我感觉到它,也就是时间,从我身边擦过时所激起的浪花,泛起的白色泡沫,在整个洪流当中显得很是突兀。我呐喊,却不被听见。
那样的静逸和我内心湍急的河流,在那一个个午后的操场上的庞大的苍白氛围里融合在一起,使我既感到兴奋又感到害怕,望着远方的彩虹脚却被炙热的太阳黏在地面上无法迈步。那些注定要被遗忘和丢弃的理想,就这样被吞噬,被那些漫长到无法再继续、沉默到无法再回答的夏天给吞噬了。

「那应该是种类似于无助和孤独的感觉」,我这样想着,把嘴里的西瓜籽吐到右手边的铁皮垃圾箱里,背靠在椅子上,望着头顶的树叶。椅子「吱吱」了一声作为回应。其他人沉默。
现在如果路过一个人,他一定觉得我特白痴,大热天的不坐在屋里吹空调却跑到外外面来烤太阳。我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发现身边根本没有人看着,于是又摇摇头。我当然是坐在阴影处,右手边一米左右距离有一颗很矮的不知道是什么树的树,它朝我坐的方向顺势生长,枝干蔓延到我座位上方,距离我头顶1.5米左右,应该轻轻跳一下就能碰到它的树叶。

dedecms.com


有一台根本用不到的电视,却没有迫切需要的空调,我又叹口气,难怪房租这么便宜。安静舒适,适合生活。我轻轻拍了拍椅子的扶手,心中自我安慰着,好歹离市中心不远嘛,也不赖。不过还是希望空调公司的人能尽量把空调给我送过来。
我靠在椅子上,汗水流不止。想着狗真好,热的时候把舌头伸出来甩一甩,就凉快了,真是简单,人类经过千万年的漫长进化为什么没有得到这种功能的舌头呢,想到此,我又摇摇头。
伸出右手够了够,没有够到树干。我盯着这棵树,树皮表面弯曲粗糙的纹理看起来像火山的表面,感觉随时会有岩浆从它紧皱的缝隙中崩裂出来。

大学毕业之后,我找了一份跟专业毫无关系的工作,杂志编辑。那是一本做美食相关的杂志,一年12期,每个月7号发行,A4纸大小版面,每期差不多100页。老实说,这份工作的经历相当令人滑稽,如同一个热爱游泳的人身处一个没有水的星球。首先,我压根就对食物这种东西没有过半点兴趣,吃饭之于我无非是维持生命继续的每天必须要做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而已,其次,对于写文章这种事情也是仅仅以执行任务完成工作的心态来看待,固然也谈不上喜欢。具体得到这份工作的过程我是不大记得了,好像是直接投简历,然后面试,然后就被通知去上班了。我想对于这家公司人员来讲,这也不过是一件差事一件工作罢了,基本上是谁都会做的。这只是一份工作,每个星期定期五天上班休息两天,每个月拿固定薪水的工作而已。在那儿工作期间,我的工位是在靠窗旁边。我的桌子上,通常除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本黑色记事本、一根黑色钢笔和一个白色咖啡杯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那桌子看起来相当俗气,死气沉沉的风格,毫无特色,我的白色咖啡杯在这桌子的衬托下显得无比的纯洁和高贵,尽管只是十几块钱的普通杯子而已。
本文来自织梦

在这样的一个空间里,我总是被一种挥之不去的感觉所覆盖,我感觉自己被隔离于这个圈子之外,似乎无法融入到周围的人事环境中去,包围在我身上的灰色乌云被其他人所鄙视,就像那些被艺术加工之后的照片,我是处于一片彩色之中那个黑白色调,渺小而单薄,无助而神秘。在这样一天一天的孤独恐惧中我慢慢产生一种自卑式的挫败感,开始变得抑郁,所有人对我,我对所有人的看法之间巨大的差异让我感到恐慌,我觉得我永远都无法越过那一道墙。于是后来我改变了这种观点,也许是为了平衡这一部分带有卑微意味的缺陷,我渐渐把那一条分界线看成是我对其他人的一种拒绝,对那些世俗事物的一种对抗:他们无法改变我,无法侵蚀我的大脑,我是一种独特的迥异于他们的另一种存在。
就像猫一样。
在做一期关于重庆美食的期刊里,上面给下来一些照片做为素材,其中有一只猫的照片。至于为什么会有一只猫的照片以及这张照片里的有哪些内容我是不记得了,但是我记住了那只猫。那是一只黑色的猫,它的皮毛不是那种黑得发亮的黑,而是非常粗糙的黑,让人觉得是一种污渍的黑。它用一个慵懒的眼神望着镜头,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惊奇,恐惧,敬畏,害怕之类的东西,那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两颗圆得过于标准的瞳孔像黑洞一样吸收掉所有的东西,任何事物都不对它造成影响。那样子显得过于孤单了,我虽然忘了这只猫的照片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拍的,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环境对它来讲都是一样的吧,就像一张大景深的照片一样,虚化的背景跟主体永远都不会融合到一起。 dedecms.com
我开始关注这种动物。猫是非群居性小型猫科哺乳动物,喜欢独居,始于7000年前被人类驯养,但未被完全训化,听力比狗厉害,但是嗅觉没有狗灵敏,肉食性动物,视觉记忆力堪比猴子。渐渐地,我开始喜欢上了猫。它们的独居性,并非像狗一样已经完全依赖于人类而生活的自我意识,这些都让我对猫这种动物有了一种类似于宗教般的神秘感。为什么猫这种动物没有被人类彻底驯化呢,它们是把自己跟人类之间的关系看成是一种互相需要的对等关系,还是它们在顽固的拒绝着某些或许已经注定了的终归要被征服的结局?当我越是了解就越感觉自己像一只猫,它们也许周身覆盖着一层气场,把它们跟周围人事物隔绝开来,在它们内心也一定有一块仅仅只属于自己的区域,任何人都无法触碰,任何事情都无法对这块领域产生干扰。

「那是绝对不容侵犯的领域」,我向后使力摇动了一下椅子,才想起来这不是一张摇椅。
有几片树叶掉落到我的腿上,发黄的叶肉内已经没有了维持生命的叶绿素,干瘪得像已经放了好几天的薯片。而被汗水浸湿的后背证明我还是一个活着的有生命的个体。作为一个有生命的个体,可以感受到幸福,比方说味道醇香的咖啡,吹拂过脸颊的春风,亲人的拥抱,极大丰富生活的物质享受;也可以感受到痛苦,比方说难以下咽的食物,冬日刺骨的冰雪,情人的背叛,永远无法填满的精神空虚。这样的矛盾让生活这样一件看起来平凡普通的事情变得不那么简单,这中间穿插着各种各样的哲学和可能,人们会把一枚普通的褪色勋章看得极其宝贵,也会对眼前能闪瞎人眼睛的财宝无动于衷,爬上一座高山是为了登上另一座高山,为了一个人去杀另一个人。它漫长得让人没时间去感受「短暂」和「瞬间」,它就一直这样永无止尽的重复着,好像这是它作为生活这种东西而为了继续生活下去所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
copyright dedecms

几声短促而刺耳的车喇叭声突然地冲击我的耳膜,切断了我的幻想。这一庞然大物的出现使我睁不开眼睛,它的银色金属车身反射着阳光,在这片灰暗惨淡的小胡同巷子里,只有它和它周围的事物闪闪发亮。突兀得有点滑稽。它小心得在这条窄道上缓缓移动,似乎每前进一寸,方向盘每转动一度,都会带来难以估量的后果。我突然想到人吞咽食物的生理过程,食物被送入口腔,被牙齿嚼碎,然后沿着食道,进入到胃里被消化,大分子化解成小分子,然后进入小肠,七拐八拐,再进入大肠,七绕八绕,最后转换为已然不再被需要的物质被排出体外。一趟有去无回的奇妙旅程。
车的四周灰尘四起,粗暴的上下翻滚着,似乎要摧毁一切。它不急不慢的经过我身边,一阵强烈的光刺激到我的眼睛,我侧过身去抬手遮挡,这目空一切的让人炫目的光芒,在八月的大太阳照射下竟也还能亮到让人睁不开眼。它的银色金属外壳让我竟有一种凉爽的快感,仿佛清风拂面。树叶被毫不留情的碾碎,车轮把地上的小石头压得四处飞奔,像子弹一样,一颗石子被弹到我左腿上,我感到一阵短暂的疼痛,随后被炎热麻痹。路左边停着一辆满身是灰的自行车,它斜靠在一排生锈的铁栏杆上,车头弯曲的姿势没来由的让我想起因为口吃而被同学孤立的小孩子。从我搬来这儿那天它就已然保持那个姿势了,似乎车头永远都无法摆正了一样,那厚得足够给车暖冬的灰尘,我不知道它被放在那儿停了多长时间,默默经历了多少日晒和雨淋。我不太忍心它被那辆崭新的奔驰轿车撞到,于是赶紧跑过去把自行车抬起来,它满身的掉漆像一块块的伤疤一样,右手把手的黑色塑胶套少了一半,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硬生生的剪掉了,它仿佛脆弱得像一个被火烧伤得极其严重的孩子,任何轻微的刺激都能给他造成巨大的痛楚。我把自行车停放到轿车碰不到的地方,双手拍击甩掉手上的灰尘,被光照耀出的无数细小阴影,漂浮在双手周围的无数尘埃,似乎我是在因一个古老而即将被时代抛弃的伟大事物的哀伤而鼓掌。 copyright dedecms
轿车响了一声喇叭以示感谢,我朝向窗户挥手以示回应。车窗是黑色的,我看不到里面,不知道里面坐着几个人,是男是女,只看到镜子里反射出的自己,干枯得像稻草似的头发,冷漠得深井似的表情,瘦弱得衣架似的身体。
人们总是会不断得问我需要什么,喜欢什么,追求什么,热爱什么,渴望什么,崇拜什么,觊觎什么,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问题是多么多么多么的愚蠢。上帝就根本不会管这些,需要思考的是我们自己。
这时我突然全身一阵颤栗。车身仍然以小心甚微的速度缓慢向前行驶,好像这是一趟无比漫长的旅程。车的引擎马达所发出的轰鸣声在这寂静的胡同巷子里显得无比壮阔,我不知道它为何而来,也不知道它去向哪里,就好像一列迷雾中的长长的送葬队伍。恍惚之间,透过那张黑色的车窗,我仿佛看到一只猫。一只黑色的猫,透过漆黑的车窗也能够看到感觉到的黑色的猫,它跟我的面孔重合映在这张无名的车窗上,它的鼻子和紧抿的嘴巴组成一个漏斗形状,流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感,似乎要向我讲述一个关于岁月的故事,那两道细长的瞳仁,盯着我,盯着它自己,诡异到让人不寒而栗,好像这辆车要带它去往一个它极其不想到达的地方。我注视着它,他注视着我,它好像要对我说些什么,我突然也很想跟他说说话,但是我们都没有开口,只是盯视着对方。
dedecms.com

然后车缓缓开走,我站在路边看着它渐行渐远。我确定似乎看到一只黑色的猫来着。
确定。似乎。
然后我坐下来,背靠在我的椅子上,注视着路对面残破的墙壁。
 
开心美文网www.kxmw.com,原创短篇经典美文优美文章散文精选在线阅读欣赏。
分享到:
------分隔线----------------------------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发表评论
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温馨提示:无需注册登录也能发表评论哦!)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深度阅读